基于CiteSpace与Rm-Dematel的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研究

时间:2021-07-20 16:44:30 浏览量:

綦良群 高文鞠

摘 要:为应对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的挑战,装备制造业升级势在必行。挖掘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并刻画影响因素关系质量是有效提高产业升级效果的关键。运用CiteSpace软件对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进行跟踪研判,构建以升级意愿、升级能力、升级资源和升级环境为核心模块的产业升级影响因素结构框架,采用Rm-Dematel方法对2011—2019年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的相关指标数据进行实证研究,并据此提出装备制造业升级提质增效的对策建议。研究发现:升级主体能力是影响产业升级的关键维度,对升级资源、升级意愿进行重要干预更易获取产业升级效果;产业丰厚度、协同创新水平、技术环境和政策环境作为原因型关键影响因素,对产业升级起到根本性促进作用,而资金资源、市场需求倾向作为结果型关键影响因素,更易生成产业升级效果。

关 键 词: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CiteSpace;Rm-Dematel法

DOI:10.16315/j.stm.2020.06.004

中图分类号:
F426

文献标志码:
A

Abstract:In the face of the challenge of industry 4.0 and “made in China 2025”, the upgrading of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industry is imperative. Mining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for the upgrading of Chinas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industry and describ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factors is the key to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upgrading effect. By using CiteSpace software to analyze the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industrial upgrading of China"s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industry, the paper constructed a system dynamic model of the industrial upgrading with the upgrading intention, upgrading capability, upgrading resources and upgrading environment, and using the Rm-Dematel method to make an empirical study on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Chinas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industry upgrading from 2011 to 2019. Based on this, the paper put forward the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for upgrading and improving the quality and efficiency of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industry.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ability of upgrading subject is the key dimension affecting industrial upgrading, and it is easier to obtain the effect of industrial upgrading by intervening in upgrading resources and upgrading willingness. Industrial abundance,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level, technological environment and policy environment are the key influencing factors, which play a fundamental role in promoting industrial upgrading, while capital resources and market demand tendency are the results which is easier to produce the effect of industrial upgrading.

Keywords:equipment manufacturing; industrial upgrading; CiteSpace; Rm-Dematel method

装备制造业作为制造业的基础产业[1],是国家经济建设的中流砥柱和国防建设的中坚力量,更是提升国家竞争力和实现工业化的根本保障[2]。“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装备制造业走向世界绘制了新的蓝图,为实现装备制造业产业合作拓展了发展空间。2015年,国务院公布的《中国制造2025》旨在将中国建设成引领世界装备制造业发展的制造强国[3]。2016年,《装备制造业标准化和质量提升规划》的颁布对接《中国制造2025》,引领中国制造业升级,攀升全球价值链(GVC)高端市场。这些战略的提出和政策的颁布为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带来历史性机遇。与此同时,以信息技术和智能制造技术为特征的新一轮技术革命为中国装备制造业发展带来新机遇。然而,国际社会和经济环境的动荡致使中国装备制造业发展始终处于GVC低端位置,中国装备制造业面临着“产业链纵向发展不均衡”和“产业链横向资源不共享”两大难题;装备制造业自身研发实力的弱化以及对发达国家的依赖化致使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和产业安全性得不到根本性保障;因此,在全球制造業格局深刻调整、新一轮技术革命到来的背景下,为了有效规避装备制造业发展的空心化和低端化,增强装备制造业产业安全性,实现装备制造业在GVC中的地位攀升,中国装备制造业必将交融于全球一体化的产业网络体系之中[4],产业升级势在必行。随着中国经济改革进入深水期、经济结构不断深化,装备制造业升级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性;因此,挖掘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并刻画影响因素关系质量是有效提高产业升级效果的关键。

1 文献综述

经过多年的积淀,学术界针对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问题的研究成果较为丰富,并呈现出一定的逻辑性和继承性。1998年中国实施改革开放至2003年期间,装备制造业发展虽然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但仍受到粗放型增长方式和落后式发展环境的制约,学者们主要以基于技术创新理论的装备制造业结构调整、技术创新和经济增长为研究热点;2003年中国加入WTO至2007年期间,学者们的研究紧密联系中国的经济结构、国际分工和经济环境,基于资源依赖理论并聚焦于如何利用自有和外来资源推进装备制造业升级;2008年至今,学者们对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的研究紧紧围绕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并趋于分散化,出现了诸如产业升级路径、影响因素、产业融合、服务化等热点话题[5]。

在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研究方面,綦良群等[6]基于装备制造业产业结构升级机理分析总结出企业技术创新、技术传播与扩散、人力资本、对外开放程度和产业政策是影响产业结构升级的关键影响因素;陈爱贞等[7]在分析中国装备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演变的基础上,研究了装备制造业的“内生”和“链条关联”对提升中国装备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重要影响;赵红等[8]通过5个微观视角和3个产业链方向的讨论对高端装备制造业产业链升级进行解析,并强调应注重从产品维的纵向一体化发展、企业维的横向一体化联合、知识维的技术创新以及对政策的合理把握进行装备制造业产业链升级;王威等[9]基于产业结构优化理论分析归纳出科技创新、资源禀赋、政府支持、需求和对外开放程度是装备制造业产业结构优化的重要因素;陈超凡等[10]通过建立博弈模型和VAR模型对垂直专业化分工下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困境进行分析及检验,研究认为提升装备制造企业自主研发能力、构建开放式创新网络对装备制造业实现产业升级具有重要影响;李晓琳[11]依据装备制造業强国发展经验和中国当前的产业发展现实,认为政府在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和提升在GVC中地位发挥了重要支撑引导作用;陈瑾等[12]在对装备制造业升级路径作出相关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指出功能性产业政策、自主创新能力、军民融合、产学研结合机制以及信息技术与装备制造业深度融合可以有效促进装备制造业升级;夏友富等[13]研究认为中国装备制造业企业应结合行业特点和自身实际,合理选择“自主式”、“集群式”、“包围式”和“渐进式”的产业升级路径,发挥比较优势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综观现有文献,首先,学者们多是通过直观认知、经验判断、过程演绎和推理的方法直接对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进行研判,忽略了对影响因素来源的有效识别;其次,装备制造业升级研究是包含各种因素在内的复杂系统,且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影响着系统的运行效果。现有文献缺乏对影响因素的系统性理论探索以及因素之间的关系质量研究,因而无法全面揭示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的特征及规律,也无法有效指导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实践。鉴于此,本文拟以中国装备制造业为研究对象,主要贡献有以下3点:一是运用Citespace软件对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进行挖掘分析,增强影响因素识别的客观性;二是构建以升级意愿、升级能力、升级资源和升级环境为核心模块的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结构框架,增强影响因素分析的全面性;三是基于Rm-Dematel方法实证评价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更直观地分析出因素之间的影响程度和主次关系,更客观地挖掘出关键影响因素,为政府及相关部门制定深化装备制造业升级的相关政策提供理论依据。

2 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挖掘与分析

2.1 研究方法

文献计量分析方法主要是运用数学和统计学相关知识,定量分析学术论文的概况,依据论文题录信息确定某个研究领域的学术力量和发展前沿,从而克服定性研究的主观性和随意性,是评价各个研究领域的有力支撑工具[14]。Citespace系列应用软件是基于Java平台的、适用于复杂网络分析的新一代信息可视化技术[15],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研究人员主观判断对分析结果的影响,在描绘某一主题或某一学科全貌的科学研究中发挥重要作用[16]。鉴于此,本文采用文献计量方法,借助CiteSpace软件对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进行挖掘。

2.2 影响因素挖掘

本文利用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资源对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进行挖掘。数据采集时间为2020年6月2日,采集时间跨度为2003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进入CNKI高级检索,点击“期刊栏目”,文献分类目录选择“经济与管理学科”。由于现有文献中大多是细化研究某一因素对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影响,而在题目中并未显示“影响因素”等关键字眼;因此,将检索条件设置为“主题词=装备制造业”,将检索精确度设置为“模糊”以增加统计结果的客观性和全面性。为了保障检索文献的高质量性,将来源类别设置为“SCI来源期刊、核心期刊与CSSCI”。检索后初次获得3 028篇文献,逐一考究并手工剔除报道、会议通知、文件、与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相关性不够密切的期刊以及重复性检索内容,对引文数据进行优化后最终选取546篇样本,并以“Refworks”格式导出,运用CiteSpace 5.3 R9软件进行数据格式转换。

通过对546篇CNKI相关文献的文本挖掘与可视化研究,选取频次大于或者等于10的高频关键词,最终获取关于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的研究聚类图,如图1所示。图1中“+”之间的连线表示共同出现的影响因素,“+”及文字标签表示各个影响因素及名称,文字标签越大表示这个影响因素出现的频率越高,即表示被大多数学者认可的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

2.3 影响因素分析

由图1可知,通过知识图谱的绘制与计量可以获取被大多数学者认可的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核心词频。一般而言,中心性大于0.1的节点在网络结构中处于核心位置[17]。图1中显示的高频关键词所表征的影响因素构成了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的影响因素知识网络,如图2所示。通过软件统计结果分析发现关键词频出现次数较多的共现词汇主要偏向于装备制造业核心利益(核心竞争力)、市场需求(市场集中度)、产业丰厚度(产业融合,产业集聚,产业链)、资源整合能力(生产性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协同创新能力(自主创新,创新网络,技术协同创新)、全球价值链拓展能力(全球价值链)、人才资源(人力资本)、信息资源(智能制造)、资金资源(金融支持)、经济环境(产业安全,外商直接投资)、技术环境(全要素生产率,技术创新效率)和政策环境(外部性,政府补贴,低碳经济)等,如表1所示。

为了便于量化研究,本文基于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特征对影响因素进行润色和凝练,大体归纳为升级主体(利益驱动力、市场需求倾向、产业丰厚度、资源整合能力、协同创新能力、GVC拓展能力)、升级资源(人才资源、资金资源、信息技术资源)和升级环境(经济环境、技术环境、政策环境)。其中,升级主体还可以细分为升级主体的升级意愿(利益驱动力、市场需求倾向)与升级能力(产业丰厚度、资源整合能力、协同创新能力、GVC拓展能力)2个维度;因此,本文最终将挖掘出的影响因素凝练为升级意愿、升级能力、升级资源与升级环境4个维度,如图3所示。

3 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测度

3.1 研究方法

DEMATEL方法依據专家经验和知识构建复杂系统中因素间的直接影响矩阵,并通过矩阵转换有效分析因素间的相互影响程度并确定因素间的主次关系[18]。为了避免采用专家打分法确定直接影响矩阵带来的主观性,本文将关系图(RM)法运用到DEMATEL法中的直接关联矩阵赋值阶段[19]。RM法中有向边权值表示因素间影响程度[20],有向边权值的求解需要采用BP人工神经网络模型构建因素间的关系函数。因此,本文尝试采用Rm-Dematel方法,引入BP人工神经网络模型求解RM中的有向边权值,进而构建直接影响矩阵以逐步实现对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的分析和测度。

1)构建影响因素指标体系。设各指标为F1,,F2,…,Fn,m为指标个数。

2)构建输入层含m个神经元、隐层含2m-1个神经元的BP人工神经网络模型。

3)计算有向边权值。因素p对因素q的影响程度可以用式(1)表示。

5)制作笛卡尔坐标系。笛卡尔坐标系可以通过映射数据集获取以分析因素的相互影响和重要程度,水平轴矢量代表因素重要性,垂直轴将因素分为因果组和效应组。如果因子是正值,则该因子属于原因因素,如果因子是负值,该因子属于因果因素。

3.2 数据来源

通过查阅《中国统计年鉴》、《中国工业经济统计年鉴》和《中国科技统计年鉴》归纳整理得出2011—2019年中国装备制造业行业的各指标相关实证数据。本文所选实证数据中部分数据为整理和转换数据以消除统计口径的差异。

3.3 指标体系

结合前文的影响因素分析,最终析出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指标体系,如表2所示。

3.4 影响因素测度

引入BP人工神经网络模型,针对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体系中的12个指标构建输入层含12个神经元、隐含层含23个神经元的BP人工神经网络,经过多次收敛形成12个稳定的神经网络结构,依据式(1)计算各因素之间的影响关系,多次调试得到关系图中各因素的有向边权值。采用Rm-Dematel方法,依据式(2)获取直接影响矩阵,如表3所示。

依据式(4)对直接影响矩阵Y进行标准化,依据式(5)计算综合影响矩阵T。依据式(6)和式(7),利用Matlab编程获取各因素的影响度(r)、被影响度(c)、中心度(r+c)和原因度(r-c),并对影响因素的优先次序进行排序,如表4所示。根据计算结果分析系统中各个影响因素之间的关系,识别系统中的关键因素。

3.5 评价结果分析

由表4可知,以影响因素的中心度为横坐标轴,以影响因素的原因度为纵坐标轴建立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影响因素笛卡尔坐标系,如图4所示。

3.5.1 影响因素间关系分析

1)基于中心度的分析。从4个影响因素维度来看,中心度排序为升级能力(S2)>升级环境(S4)>升级资源(S3)>升级意愿(S1)。装备制造业是其产业升级的直接实施者,以主体特质和相互协作关系为表征的主体能力是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关键影响因素;因此,提升装备制造业自身能力对于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具有至关重要作用。

从具体的产业升级影响因素来看,中心度排序为产业丰厚度(F3)、协同创新水平(F5)、技术环境(F11)、政策环境(F12)、资金资源(F8)以及市场需求倾向(F2)、GVC拓展能力(F6)、人才资源(F7)、利益驱动力(F1)等;而信息技术资源(F9)和经济环境(F10)的中心度处于较低水平。

具体分析如下: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从根本上需要由装备制造业具体实施,装备制造业自身的发展水平、规模、集中度和融合度对于实施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发挥着至关重要作用;装备制造业作为技术密集型产业,其自身的技术创新离不开其他主体的辅助,装备制造业协同创新网络的构建有利于装备制造业优势资源的有效整合;基础技术和创新型技术是推动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重要手段,资金资源是装备制造业产业生存和发展的血液,能够为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技术的研发和推广提供必要的物质支撑。此外,政策环境、市场需求倾向等因素的中心度也比较高,在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中需要多加考虑这些因素的影响。信息技术资源的发展和利用能够促进装备制造业生产模式的转变,却需要依靠升级过程中资源流动和平台构建才能起到作用;利益驱动力作为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最深厚的动力,是否能够从意识层面落实到实际行为层面,需要依靠装备制造业升级主体的行为支撑;因此,这些因素并不属于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关键因素,其中心度较低。

2)基于原因度的分析。原因因素在对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发挥根本性推动作用的同时,也会影响其他影响因素。分析可以得出对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有根本原因的因素排序为产业丰厚度(F3)、政策环境(F12)、GVC拓展能力(F6)、技术环境(F11)、协同创新能力(F5)、资源整合能力(F4)和经济环境(F10)等。主体能力是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根本推动力,相关的政策和制度是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根本保障,对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决策等产生直接影响;结果因素本身受他影响因素的影响,更容易产生升级效果。按原因度由大到小对结果因素排序为信息技术资源(F9)、利益驱动力(F1)、市场需求倾向(F2)、人才资源(F7)和资金资源(F8)等。升级资源因素和升级意愿因素处于结果层面,针对这几个层面的影响因素进行重要干预,比较容易获取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效果。

3.5.2 关键影响因素识别

中心度代表影响因素在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中的地位和重要性。原因度越高,影响因素越能从根本上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本文坚持以影响因素的中心度为主、原因度为辅的原则综合考虑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关键影响因素。在一定的中心度取值界限内,中心度越高,原因度越大的原因型影响因素是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根本动力,原因度越大的结果型影响因素促进产业升级的效果更容易凸显,均作为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关键影响因素。本文以中心度4.0为划分界限,大于中心度4.0即为关键因素。因此,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原因型关键影响因素为产业丰厚度(F3)、协同创新水平(F5)、技术环境(F11)和政策环境(F12);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结果型关键影响因素为资金资源(F8)和市场需求倾向(F2)。

4 结论与建议

本文借助CiteSpace软件和Rm-Dematel方法对中国装备制造业省级影响因素进行了系统研究,结论如下:

1)提炼出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影响因素的4个维度,分别是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意愿(利益驱动力、市场需求倾向)、升级能力(产业丰厚度、资源整合能力、协同创新能力、GVC拓展能力)、升级资源(人才资源、资金资源、信息技术资源)与升级环境(经济环境、技术环境、政策环境)。其中,升级意愿与升级能力属于主观范畴,是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直接驱动因素。

2)在4个影响因素维度中,以主体特质和相互协作关系为表征的主体能力是影响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关键维度;升级资源维度和升级意愿维度处于结果层面,针对这2个维度的影响因素进行重要干预,比较容易获取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效果;产业丰厚度、协同创新水平、技术环境和政策环境是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原因型关键影响因素,在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同时,也影响其他因素,对产业升级起到了根本性促进作用;资金资源和市场需求倾向是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结果型关键影响因素,比较容易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更容易产生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的效果。

针对理论模型和实证分析结果,本文对促进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提出以下建议:

1)强化产业升级主体能力建设。装备制造业作为其自身产业升级的主体,加强能力建设有利于促进产业升级更快更好的实现。提高装备制造业产业丰厚度即在产业发展水平概念基础上,从横向上密切产业关联并拓展集群配套,纵向上拉长延伸并丰富产业链,竖向上转化融合并提升价值链,从而使装备制造业发展更完整、更丰富且更强大。首先,积极延伸装备制造业横向维度。加快装备制造业同类产业集聚,形成优势明显的主导产业,促进装备制造业产业规模性增长。并壮大现有产业集群,培育更具有竞争力的集群性支柱产业;其次,积极拓展装备制造业纵向维度。以核心关键技术为突破口,加强对装备制造业的金融支持和信息化改造,促进装备制造业智能化和系统化发展,提高装备制造业盈利水平;最后,积极转化装备制造业竖向维度。提升装备制造业与高新、高技术产业的产业关联度,调整装备制造业产业结构,大力发展现代物流、研发等生产性服务业,推进装备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融合,促进“微笑曲线”的两端关联。

2)构建装备制造业协同创新网络。装备制造业协同创新网络作为产业升级的重要影响因素,仍旧处于发展转型阶段,网络规模生长空间较大。为保证装备制造业升级的顺利实施,针对装备制造产业链横向资源不共享的难题,在积极构建装备制造业升级创新网络的同时,要以网络中优秀典范企业的成功案例吸引更多装备制造产业升级主体参与到创新网络中。通过建立信任和共享机制增强创新主体间的关系强度,以构建长期稳定并有效的网络关系联结;最后,通过创新主体间的知识共享网络和知识流动机制,更有效更迅捷的获取新技术和新思想,从而形成装备制造业协同创新网络中的良性创新要素循环,组建关键、共享技术开发平台和联盟,从横向打通产业链以促进产业升级。

3)加强政府宏观调控。加大对装备制造业的金融投入和政策支持是政府宏观调控的重要手段。一方面,建立稳定的装备制造业金融投入机制。技术创新作为装备制造业升级的关键,离不开政府的资金投入。政府通过金融手段建立多层次、立体化的装备制造业融资体系,扩大政府发展装备制造业的投资规模,全力支持装备制造业的核心技术、关键领域和前沿创新;另一方面,建立全面的装备制造业政策支持机制。政府要依据装备制造业发展特点,健全税收机理政策,放宽装备制造业进入产业规制,收紧装备制造业发展环境规制,为装备制造业升级创造优渥的政策和制度环境。

参考文献:

[1] 綦良群,高文鞠.区域产业融合与装备制造业绩效提升[J].中国科技论坛,2019(10):59.

[2] 綦良群,张昊.装备制造业服务化的多主体博弈分析[J].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2):111.

[3] 张银银,黄彬.创新驱动产业結构升级的路径研究[J].经济问题探索,2015,3(2):108.

[4] 夏后学,谭清美,王斌.装备制造业高端化的新型产业创新平台研究:智能生产与服务网络视角[J].科研管理,2017,38(12):1.

[5] 谢卫红,李杰,董策.国内制造业转型升级研究热点与趋势:基于CiteSpace的知识图谱分析[J].广东工业大学学报,2018,35(6):9.

[6] 綦良群,李兴杰.区域装备制造业产业结构升级机理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软科学,2011(5):138.

[7] 陈爱贞,刘志彪.决定我国装备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因素:基于各细分行业投入产出实证分析[J].国际贸易问题,2011(4):115.

[8] 赵红,王玲.高端装备制造业产业链升级的路径选择[J].沈阳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6(2):131.

[9] 王威,綦良群.基于结构方程的区域装备制造业产业结构优化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科技论坛,2013(12):71.

[10] 陈超凡,王赟.垂直专业化与中国装备制造业产业升级困境[J].科学学研究,2015,8(33):1183.

[11] 李晓琳.提升我国装备制造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J].宏观经济管理,2018(12):26.

[12] 陈瑾,何宁.高质量发展下中国制造业升级路径与对策:以装备制造业为例[J].企业经济,2018,37(10):44.

[13] 夏友富,何宁.推动我国装备制造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机制、路径与对策[J].经济纵横,2018(4):56.

[14] 张亚如,张俊飚,张昭.中国农业技术研究进展:基于CiteSpace的文献计量分析[J].中国科技论坛,2018(9):113.

[15] 金玉然,戢守峰,于江楠.商业模式创新的研究热点及其演化可视化分析[J].科研管理,2018,39(7):50.

[16] 邱菊.基于CiteSpace的知识可视化分析及应用:以国际出勤主义行为研究为例[J].情报科学,2018,36(12):139.

[17] 赵宾,董颖,杨晓杰.国内信息生态研究的知识图谱与热点主题:基于文献计量学共词分析的视角[J].情报科学,2017,35(9):61.

[18] 肖兴志,李少林.环境规制对产业升级路径的动态影响研究[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3(6):102.

[19] LIN C J,WU W W.A causal analytical method for group decision-making under fuzzy environment[J].Expert System with Applications,2008,34(1):205.

[20] CHEN Y,LI J,LI Y.Rm-Dematel:a new methodology to identify the key factors in PM 2.5[J].Environmental Science & Pollution Research,2015,22(8):6372.

[編辑:厉艳飞]

猜你喜欢 装备升级因素 铁皮侠的装备数学大王·中高年级(2020年12期)2020-12-31字词升级学生天地·小学低年级版(2018年3期)2018-05-17《中小学实验与装备》2017年总目次中小学实验与装备(2017年6期)2018-03-19英语教学中的文化因素魅力中国(2017年16期)2017-07-31关于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影响因素的计量分析智富时代(2017年4期)2017-04-27关于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影响因素的计量分析智富时代(2017年4期)2017-04-27当主播需要什么装备?新民周刊(2017年6期)2017-03-20第九章 升级!我的宠物小学科学(2015年8期)2015-09-06第九章升级!我的宠物小学科学(2015年7期)2015-07-29自主阅读,快乐升级小朋友·聪明学堂(2009年8期)2009-08-04
《基于CiteSpace与Rm-Dematel的中国装备制造业升级影响因素研究.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文档为doc格式

一键复制全文 下载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