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角的血与沙

时间:2021-05-22 00:03:17 浏览量:

宋心荣

索军坦克修理兵正在检查缴获的埃塞军T-34-85坦克,试图将其修复。摄于1977年11月

僵持

1977年8月17日,苏联首次正式谴责索马里武力干涉埃塞俄比亚内政,并随即停止向索马里提供武器。同时,苏联开始召回在索马里的军事顾问,大约1200名苏联顾问人员从摩加迪沙撤走后直接被送往亚的斯亚贝巴。1977年9月7日,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断交。1977年9月10日,索军占领欧加登重镇吉吉加后,苏联开始加强了对埃塞俄比亚的武器供应。1977年10月门格斯图访苏期间,埃塞俄比亚和苏联签订了一揽子军事合作协议,苏联政府同意提供大量的武器装备,并派出军事顾问团前赴埃塞俄比亚。古巴也将派出部队前往埃塞俄比亞,协助埃塞军作战。

西亚德·巴雷意识到埃塞俄比亚得到了苏联的武装,随着时间的推移,埃塞军的实力将变得日益强大。为了赶在埃塞军重新武装起来之前结束战争,1977年9~11月,索军在欧加登北部又发动了几次徒劳的攻势,试图打破战场的僵局。

1977年9月18日~10月19日,索军集结了5个机械化步兵旅,在炮兵的支援下猛攻哈勒尔。哈勒尔是德雷达瓦的外围重镇,拿下哈勒尔,索军就有可能再度包围德雷达瓦。

防守哈勒尔的是埃塞军第3步兵师残部、第74机械化步兵旅、第2坦克营和第4防空炮连。为了巩固哈勒尔的防御,埃塞俄比亚军事委员会还给哈勒尔当地的退伍军人配发了武器,编成了2个营,并将人民革命卫队第219营派往哈勒尔。由于哈勒尔附近山地崎岖,索军机械化部队只能沿着有限的几条道路正面强攻。埃塞军将有限的反坦克炮和其它火炮都集中在了狭窄正面上,击退了索军的进攻。在正面进攻哈勒尔失败后,索军企图用步兵绕过哈勒尔附近坚固的防御阵地,进行深远迂回,将哈勒尔从埃塞军前线分割出来,并加以包围。在达尔奇山口,迂回的索军和埃塞军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山口几易其手,但在得到了第92机械化步兵旅的增援后,埃塞军最终守住了山口。

被击毁的埃塞军M-47坦克

在达尔奇山口遭遇失败后,索军指挥部将攻击的重点转向孔博勒查-巴比莱-菲迪斯一线,攻占这一带将能使索军包围哈勒尔。1977年11月17日~11月24日,利用天气恶劣埃塞空军无法行动之机,索马里军队向孔博勒查-巴比莱-菲迪斯一线发起了进攻。但是,索军的几次进攻都被埃塞军粉碎。1977年11月18日,埃塞军在德雷达瓦地区的哈雷夫-德吉尔斯一线向索军阵地发起了首次反击。埃塞军的进攻开始后,索军开始战术性撤退。1977年11月23日,索军发起反击,再度占领了之前放弃的阵地。

在苏联的军事援助下,埃塞俄比亚军队正在逐步站稳脚跟,前线的索军已经难以再推进一步。在这种情况下,西亚德·巴雷认为苏联背叛了自己,于是在1977年11月13日单方面宣布废除1974年签订的《苏联-索马里友好合作条约》,同时驱逐了国内的苏联顾问,并于同日和古巴断交。至此,苏联和索马里彻底决裂,苏联也得以放开手脚,全力援助埃塞俄比亚。仅在1977年11月~1978年3月间,就有超过50艘苏联船只在埃塞俄比亚的阿萨布港卸货,包括战斗机、坦克、自行火炮、多管火箭炮、防空导弹在内的大量武器装备。除此以外,为了救急,南也门军队还将一些自己的苏式装备提供给埃塞俄比亚。除了海运,自1977年11月25日起,苏联开始向埃塞俄比亚空运物资,使用超过225架伊尔-18、安-12、安-22和伊尔-76运输机架起了通往埃塞俄比亚的“空中桥梁”。在空运的高峰时期,平均每20分钟就有1架苏联运输机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降落和卸货。这些运输机向埃塞俄比亚运送了包括T-55、T-62坦克,BMP-1步兵战车,130毫米火炮在内的各种武器装备。根据西方国家的估计,在短短几个月内,苏联通过海运和空运向埃塞俄比亚运送了80架飞机和直升机(包括48架各种改进型号的米格-21战斗机,10架米-6直升机,16架米-24A武装直升机以及6架米-8直升机)、600辆坦克和300套防空导弹系统。

1978年1~3月埃塞俄比亚和同盟国武装部队的攻势

到1977年12月,埃塞俄比亚军在人数和装备上都超过了索马里军队。埃塞俄比亚已经动员了6万~7万人,经过紧急训练,其中已经有2万人被派往欧加登前线。埃塞军的问题在于官兵的军事素养太差,在欧加登前线,埃塞军有510门大口径火炮,而索军仅有126门。但新招募的士兵不会使用这些火炮,军官更缺乏对炮兵战术的充分了解,因此埃塞军火炮虽多,却无从发挥其威力。相反,倒是训练有素的索军能用较少的火炮给埃塞军造成重大伤亡。战至12月,索军在欧加登地区只剩下了140辆坦克,埃塞军则有137辆坦克,但埃塞军无法自行维修坦克,导致有40辆坦克因为机械故障而不能使用。索军却有足够的坦克修理员维持着140辆坦克的良好状态,使其始终能投入战斗。所以,索军通过自身的战术素养仍旧保持了在欧加登前线的战场优势,埃塞军基本处于被动防御状态。但由于埃塞军在兵力和装备上都占优势,索军的攻击也很难取得成功,伤亡开始增大。1977年11月的最后一周和12月的头两周,索军在哈勒尔省、贝尔省、西达莫省的战斗中损失了2300多名官兵。在12月中旬对贝尔省的攻击中,索军又付出了阵亡230多人的代价。

苏联通过空运支援埃塞俄比亚,图为埃塞俄比亚中部德贝莱扎特空军基地停满了苏联空军的安-12运输机

在这种情况下,显然仅凭埃塞军自己是无法将索军赶出欧加登的。于是,古巴派兵的问题就被推上了议程。1978年初,在莫斯科举行了一次关于援助埃塞俄比亚的会议。出席会议的有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援助埃塞的古巴军队指挥官劳尔·卡斯特罗和阿纳尔多·奥乔亚将军、南也门领导人阿里纳瑟·穆罕默德。会议决定组建一个联合参谋部,指挥即将到来的反击。联合参谋部由门格斯图领导,但负责实际工作的是来自古巴的阿纳尔多·奥乔亚将军。

阿纳尔多·奥乔亚毕业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此前一直担任在安哥拉的古巴远征军指挥官。他在安哥拉的出色表现吸引了苏联人,苏联人认为他是古巴最好的军事指挥官之一,要求由他来领导即将到达埃塞俄比亚的古巴远征军。联合参谋部由5名埃塞俄比亚军官、8名古巴军官、5名苏联军官和2名也门军官组成。战略指挥则由苏联陆军第一副司令瓦西里·彼得罗夫大将和苏联驻索马里军事顾问团团长格里戈罗维奇·博罗索夫上校负责。不过,真正指挥欧加登前线反攻的实际上还是古巴的阿纳尔多·奥乔亚将军,因为前线的主力是古巴远征军。古巴远征军拥有18000名官兵、250辆坦克,古巴还派出了40名飞行员驾驶埃塞空军的飞机战斗。1978年1月初,在哈勒尔附近的防御战中,古巴远征军首次和索马里军队交火。

除了派出远征军,古巴还向埃塞俄比亚派出了军事教官。1977年11月~1978年1月,古巴和苏联教官为埃塞军队训练了5个步兵师、几个独立坦克旅和炮兵旅。在训练中,古巴教官和苏联教官特别重视整肃军纪,因为这是埃塞军的一大弱点。经过整训之后,埃塞军的战斗力明显提高。

被击毁的索马里军坦克

反攻阶段携带AK47的埃塞军士兵。摄于1978年2月16日

反攻

到1978年1月中旬,经过苏联和古巴的援助及整训,埃塞俄比亚军队的实力达到了26个旅(6个步兵旅,13个民兵旅,6个人民革命卫队旅和1个坦克旅),一共装备了230辆坦克、180门各型火炮和迫击炮、42门BM-21火箭炮。而欧加登北线的索军则拥有24~25个机械化步兵营,虽然人数增多了,但装备却变差了。由于缺乏装备补充,经过不断的战斗损失,索军在欧加登北线只剩下了120~130辆坦克、300门各型火炮和迫击炮。南线的索军则只有5~6个步兵旅,装备150门各型火炮和迫击炮。此时,埃塞军队的实力已经占优,特别是坦克数量远远超过了索军。埃塞空军还拥有30多架战斗机,由经验丰富的古巴飞行员驾驶,有望夺得战场制空权。鉴于战场实力对比已经逆转,埃塞军队已经能够开展反击将索军赶出欧加登,大反攻的时刻即将到来。

1978年1月8日,埃塞空军的F-5E和米格-21战斗机对欧加登的索军阵地和哈尔格萨空军基地进行了大规模空袭,空袭遭到索马里空军的拦截。1月8日当天,索马里空军的1架米格-21MF用K-13空空导弹击落了1架埃塞空军的米格-21。1月15日,索空军又击落了1架埃塞空军的“堪培拉”轰炸机。

在埃塞空军的大规模空袭结束之后,索陆军再次在欧加登北线发起了进攻。1月22日,索军在欧加登前线发起了最后一次攻击,动用了几个步兵旅,在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猛攻科莫布罗镇。科莫布罗镇是连接哈勒尔和后方的交通枢纽,占领了这里,就可以围困哈勒尔城。在索军猛烈的攻击之下,埃塞军的士气再次动摇。危急时刻,彼得罗夫大将派遣苏联顾问格利特斯基少将和埃塞情报官员伊马尔上校一同前往前线督战,稳住了战局。

古巴军官正在训练埃塞俄比亚士兵

顶住了索军的进攻后,埃塞军开始了反攻。1978年1月24日上午,經过密集的炮火准备之后,埃塞俄比亚和古巴军队在哈勒尔以南发起进攻。在这次反攻中,古巴坦克旅的T-62坦克大显神威,至少击毁了15辆索军的T-54/55坦克。T-62可以在1500米的距离上击毁索军的坦克和火炮,而索军的D-48反坦克炮对付T-62犹如隔靴搔痒,毫无办法。古巴坦克旅被当作进攻的拳头,撕开了索军的防线。埃塞俄比亚和古巴军队推进了几十千米,解放了哈勒尔周围的大量村镇,使德雷达瓦-哈勒尔地区彻底摆脱了索军的威胁,为接下来的大反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埃塞军指挥部认为,哈勒尔反击战是这场战争的转折点。

2月2日,埃塞军出动2个机械化步兵旅和古巴坦克旅从阿勒姆马亚一线进攻北线索军的侧翼。攻势的拳头仍是装备120辆T-62的古巴坦克旅。虽然索军的防御十分顽强,在个别地段还进行了反击,但总体而言,埃塞军的行动出乎索军指挥部的意料。在强大的空中支援下,埃塞军和古巴军的坦克突破了索军阵线,索军北部集群在2天内就遭到了彻底失败。索军付出了阵亡千余人,损失42辆坦克和50多门火炮的代价。2月3日,北线索军开始向吉吉加方向撤退。

古巴坦克部队在欧加登地区前进

索军的撤退很快变成了溃退,沿途随处可见索军遗弃的装备。撤退的索军部队还遭到埃塞空军的不断攻击,一直后撤了50千米才稳住了阵脚。2月5日,索军未经战斗放弃了艾莎镇,德雷达瓦附近的索军阵地全部被埃塞军收复,索军火炮再也不能封锁铁路了。1978年2月9日,一列满载物资的火车从吉布提驶往亚的斯贝巴,被索军长期封锁的该铁路线终于恢复了通车。北线索军已经全线溃败,正在被逐出欧加登北部。在这种形势下,1978年2月9日,索马里的边境城镇海格特镇遭到埃塞空军的轰炸后,西亚德·巴雷宣布进行全国总动员,并下达了戒严令。2月10日,埃塞俄比亚军队收复了欧加登北部的哈莱阿、吉尔德斯、阿诺米特、托格瓦贾莱,逼近埃索边境。随着索军的溃败,“西索马里解放阵线”的游击队员和大量来自欧加登地区的索马里难民也开始撤往索马里境内。

1978年2月8日,埃塞军再次向哈勒尔以北的索军发起进攻。战至2月12日,哈勒尔以北的索军已被彻底肃清。在哈勒尔的战斗中,索军付出了伤亡、被俘4000人,损失坦克57辆的代价。从1月24日~2月12日,埃塞军在欧加登北部发起了三次进攻,解放了哈勒尔-德雷达瓦附近的广大地区,基本上消灭了最强大的索马里军北方集团。索马里军队70%的坦克、80%以上的野战炮和迫击炮在此次攻势中被摧毁。经此一役,索军已经无力再组织有效的防御了。

然而,在欧加登战场上,索军还占据一定的地利。在哈勒尔和吉吉加之间隔着一道平均海拔2000多米的山脉。埃塞军如果要收复吉吉加,就必须经过这道山脉,而山脉的两个主要隘口——马尔达山口和塞贝莱山口都在索军的控制之下。索军如果守住了这里,就有可能挡住埃塞军队的攻势。

前进中的埃塞俄比亚步兵。摄于1978年3月14日

索军指挥部判断,埃塞军队最有可能攻打塞贝莱山口,因此将主力都放到了这里。1978年2月24日,当埃塞军前锋逼近塞贝莱山口时,索军指挥部更加坚信这一判断的正确性。然而,这不过是奥乔亚将军精心策划的佯攻。古巴坦克旅和埃塞军第10步兵师在逼近塞贝莱山口后,只留少数部队佯攻该山口,牵制索军,主力却挥师北上,向马尔达山口前进。

向马尔达山口的进军十分艰难,部队在狭窄的山道上走了好几天。对埃塞军和古巴军来说,幸运也不幸的是这几天一直天降大雨。幸运的是,埃塞军的迂回行动在大雨的掩护下,没有被索军发现。而不幸的是,天降大雨使本就崎岖的山路变得更加不好走。降雨造成了山体滑坡,石块和泥土阻塞了道路。雨天路滑,有几辆坦克和装甲运兵车因为打滑而开出山路,坠下深谷,各部队都有一定的人员伤亡。行军速度变得越来越慢。为了鼓舞士气,古巴远征军总指挥奥乔亚将军乘坐直升机前往前线,看望古巴官兵,鼓励他们坚持下去。2月28日,古巴坦克旅和埃塞军队第10步兵师已经逼近了防御薄弱的马尔达山口。3月1日,天气放晴之后,索马里人发现了逼近马尔达山口的埃塞-古巴联军。索军步兵在坦克和火炮的支援下发起反击,试图击退埃塞-古巴联军。但是这次反攻以失败而告终。战至3月3日,索军的几次反击都被击败。失去了空中优势的索军根本无法有效攻击,索军火炮一经开火,很快就会被埃塞军飞机摧毁。索军的坦克也被古巴人的反坦克炮兵使用9P133反坦克导弹发射车和T-12反坦克炮击毁。在战斗中,有十几辆索军坦克被摧毁。

1978年3月4日,埃塞军和古巴军根据计划准时开始了对马尔达山口的总攻。为了支援此次行动,古巴空军全力出动。古巴空军的米格-17、米格-21战斗机和米-24武装直升机实施了130多架次的攻击。不过,此次空袭并不像之前那样顺利,古巴空军在索马里军队防空炮火的反攻下损失惨重。

左为时任索马里领导人穆罕默德·西亚德·巴雷将军

索马里军队拥有良好的防空能力,装备了包括23毫米ZSU-23-4“石勒喀河”自行高射炮、ZU-23-2型高射炮、12.7毫米“德什卡”重机枪、SA-7便携式防空导弹在内的多种防空武器。索军的坦克部队和炮兵得到了防空部队的重点保护。在3月4日的战斗中,索马里防空部队击落了2架进行低空轰炸的古巴飞机,其中1架是埃拉迪奥·坎波斯中尉驾驶的米格-17F,另一架是埃尔南德斯·维达尔中尉驾驶的米格-21,这两名飞行员均当场阵亡。这也是古巴空军在整场欧加登战争仅有的飞行员损失。古巴空军战斗机中队的中队长加西亚驾驶的米格-21也被击伤,但他仍然坚持驾机返回了德雷达瓦机场。虽然古巴空军损失了几架飞机,但他们也把索军防空部队炸惨了。3月4日成了索军防空部队活跃的最后一天,之后索军防空部队面对古巴飞机一般不敢开火,以免遭到攻击。

在马尔达山口防御战中,索马里军队展现出了极强的战斗力。在前线,埃塞-古巴联军的步兵遭到了索马里炮兵的攻击。由于害怕驶入雷区,埃塞军的坦克停滞不前,成了绝好的靶子。如果索军拥有现代化的反坦克武器,他们可以击毁数十辆乃至数百辆坦克。但他们没有这样的武器。所以,进攻的埃塞-古巴联军仅仅损失了30辆坦克。

由于前线进展缓慢,部队伤亡巨大,3月4日中午,古巴远征军指挥官奥乔亚将军下令部队停止进攻,撤回安全地带休整。奥乔亚将军认为,上午的失利主要是因为炮火准备时间太短,没能压制索军火力,另外索军布下的雷区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因此,3月4日下午,奥乔亚下令炮兵进行长达90分钟的炮火准备,古巴空军的米-24武装直升机也出动攻击索军的阵地。经过了充足的火力准备后,埃塞-古巴联军再次发起了进攻。这次进攻部队的核心是古巴坦克旅,该旅的坦克沿着已经侦察出来的雷区安全通道推进,埃塞俄比亚步兵部队和坦克部队则负责掩护其侧翼。古巴军的坦克顺利通过了雷区,攻占了马尔达山口的索军中央阵地。古巴军的成功鼓舞了埃塞军,埃塞步兵和坦克配合,也攻占了索军的侧翼。

突破马尔达山口之后,一个古巴机械化步兵旅直驱位于前線后方的索军炮兵阵地,摧毁了那里的索军火炮。而另一个古巴机械化步兵旅则和埃塞俄比亚第10步兵师直驱吉吉加城。

索军在丢掉马尔达山口后仍然在奋力抵抗,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古巴空军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不断袭击索军,最终索军指挥官率先逃跑,索军部队开始全面溃退。3月4日,埃塞-古巴联军占领了吉吉加城。3月5日,联军开始打扫战场,缴获了索军遗弃的大量军用物资。在吉吉加的战斗中,古巴远征军损失了14辆坦克,其中6辆无法修复,8辆被拖回到哈勒尔被苏联人修复。这些坦克主要是被RPG-7火箭筒击毁的。在吉吉加的战斗中,索军3个旅共6000人被彻底击溃,一路溃逃到埃索边境才站住了阵脚。

吉吉加失败的消息传到摩加迪沙后,西亚德·巴雷立刻召集索马里高层开会讨论战局。经过了长达20个小时的会议,大家达成了共识——结束战争。

1978年3月6日,埃塞-古巴联军开始追击溃退的索军。联军兵分两路,主力在欧加登北部追击索军,目标是哈尔格萨地区的埃索边境。另一路部队共8个旅沿着公路向欧加登南部的德格赫布尔推进,开始解放欧加登南部。追击索军的任务进行得很顺利,索军的抵抗微乎其微,埃塞-古巴联军的坦克开几炮,索军就开始逃跑几乎已经成了规律。3月13日,埃塞-古巴联军开始出现在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南部边境附近,这标志着欧加登南部已经大部分被解放。1978年3月15日,索马里政府宣布从埃塞俄比亚全部撤军。1978年3月16日,索马里军队占领的全部欧加登领土被完全解放,欧加登战争正式宣告结束。

猜你喜欢 埃塞埃塞俄比亚索马里 环球图说检察风云(2020年19期)2020-11-06“融入”的拍摄大众摄影(2018年9期)2018-10-24TRAINING WHEELS汉语世界(The World of Chinese)(2018年2期)2018-10-24埃塞人911庆祝新年环球时报(2016-08-19)2016-08-19索马里海盗报复美国环球时报(2009-04-16)2009-04-16索马里首都发生交火环球时报(2009-03-31)2009-03-31
《非洲之角的血与沙.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文档为doc格式

一键复制全文 下载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