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E复筛未过婴儿的中耳功能、ABR、DPOAE检测结果的应用性分析

时间:2021-07-20 17:00:20 浏览量:

齐丽丽 伊俊美

[摘要] 目的 探討分析OAE复筛未过婴儿的中耳功能、ABR、DPOAE检测结果的应用性。方法 方便选择2018年5月—2019年8月该院收治的88例耳声发射(OAE)复筛未过的婴儿作为研究对象,对其临床资料进行整理分析,根据婴儿的中耳功能将其分为对照组(中耳功能正常,1 000 Hz鼓室导抗图有正峰)和观察组(中耳功能异常,1 000 Hz鼓室导抗图无正峰),两组各44例,对这些婴儿的听性脑干反应(ABR)、畸变产物耳声发射(DPOAE)等情况进行整理分析。结果 两组婴儿的临床资料进行整理分析,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在听性脑干反应(ABR)检测分级情况中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的畸变产物耳声发射检查通过率29.55%低于对照组65.91%,两组结果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1.661,P<0.05)。结论 对于OAE复筛未过婴儿进行相关检查可以发现其中耳功能和ABR检测结果没有明显关联,和DPOAE检测结果存在关系,可以为后续的应用分析提供参考。

[关键词] 耳声发射复筛;婴儿;中耳功能;听性脑干反应;畸变产物耳声发射;应用性

[中图分类号] R322.9+2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20)11(a)-0075-03

Applied Analysis of Middle Ear function, ABR and DPOAE Test Results of Infants Having not Passed OAE Re-screening

QI Li-li, YI Jun-mei

Neonatal Hearing Screening and Treatment Center, Binzhou,Shandong Binzhou Maternity and Child Health Hospital (Binzhou Children"s Hospital), Shandong Province, 2566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pplicability of analyzing middle ear function, ABR and DPOAE test results of infants who have not passed the OAE re-screening. Methods 88 cases of infants who have not passed the re-screening of otoacoustic emission(OAE) in the hospital were selected as the research objects. These infants were conveniently included from May 2018 to August 2019, and their clinical data were sorted and analyzed. Infants middle ear function is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normal middle ear function, positive peak in 1 000 Hz tympanometry) and observation group (abnormal middle ear function, no positive peak in 1 000 Hz tympanometry), with 44 cases in each group, to sort out and analyze the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ABR) and distortion product otoacoustic emissions (DPOAE) of these babies. Results The clinical data of the two groups of infants were sorted and analyzed. The result was that the observation group had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ABR) detection classification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the difference was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5); the distortion products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of the pass rate of otoacoustic emission examination was 29.55% low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65.91%. The result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ly different(χ2=11.661, P<0.05). Conclusion For infants who have not passed the OAE re-screening, the relevant examination can find that the ear function is not significantly related to the ABR test results, and there is a relationship with the DPOAE test results, which can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subsequent application analysis.

[Key words] Otoacoustic emission re-screening; Infant; Middle ear function; Auditory brainstem response; Distortion product otoacoustic emission; Applicability

新生儿听力损失是临床上常见的一种出生缺陷,其发病率要高于其他的先天性疾病,达到了1‰~3‰左右[1]。其中中耳功能异常是常见的症状之一,造成这样的原因较多,主要有遗传因素、孕期宫内感染、中耳腔中残留有羊水和间叶细胞、在吃奶后出现溢奶情况等[2]。中耳功能异常对婴儿的生长发育会产生很大的影响,需要对其进行详细的临床检查,再根据检查情况选择合适的治疗方式来对婴儿进行治疗, 改善其中耳功能情况[3]。在临床上一般是通过1 000 Hz鼓室声导抗测试对其中耳功能进行诊断[4]。该院为提高对于耳声发射复筛未过婴儿的认识,方便选择2018年5月—2019年8月该院88例OAE复筛未过婴儿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对其临床资料的整理分析,对比中耳功能正常和异常婴儿的区别,以此来探讨分析OAE复筛未过婴儿的中耳功能、ABR、DPOAE检测结果的应用性,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方便选择该院88例耳声发射(OAE)复筛未过的婴儿作为研究对象,对其临床资料进行整理分析,根据婴儿的中耳功能将其分为对照组(中耳功能正常,1 000 Hz鼓室导抗图有正峰)和观察组(中耳功能异常,1 000 Hz鼓室导抗图无正峰),各44例,所有的婴儿家长均对该次实验知晓,并签署了知情同意书。其中对照组男性婴儿25例,女性婴儿19例;年龄在3~9个月之间,平均年龄为(5.14±1.01)个月;耳声发射(OAE)复筛未过情况为单侧13例,双侧31例。观察组男性婴儿26例,女性婴儿18例;年龄在3~9个月之间,平均年龄为(5.09±0.97)个月;耳声发射(OAE)复筛未过情况为单侧12例,双侧32例。两组婴儿的一般资料如年龄、性别、复筛未通过情况等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可以进行实验。

1.2  方法

听力测试:在对婴儿进行听力测试之前,先由耳鼻喉科医生对婴儿的双耳进行详细的检查,排除其他的影响因素如外耳道耵聍等。为防止在检查的过程中婴儿出现躁动,不配合的情况,需要在检查前使用镇静催眠药或者水合氯醛进行镇静处理,然后再对其进行详细的听力学测试。

声导抗检测:使用声导抗仪对婴儿进行检查,选择进行1 000 Hz探测音声导抗测试。将检测的数据进行整理,其中起点为200 daPa,终点为400 daPa,将起点和终点之间的测试结果链接成一个图形,根据图像的情况,对检测结果进行分类。将图形中有正峰作为中耳功能正常,将图形中无峰作为中耳功能异常,该次实验中的婴儿情况为有44例为中耳功能正常,有44例为中耳功能异常。

听性脑干反应(ABR)检测:对婴儿进行听性脑干反应检测,使用的是客观听觉测试平台系统进行检查,其具体内容为先对婴儿的皮肤进行清洁、脱脂,使用的物品为浓度为75%的酒精和磨砂膏。在完成清洁和脱脂后将仪器的电极片固定在婴儿的前额接近发际线处、眉心和两侧的乳突的位置。对极间电阻进行测量,保证其电阻≤5 kΩ。使用插入式耳机插入婴儿的耳朵内,对其进行声音刺激,使用的刺激声为交替短声,刺激声的声强从80 dB nHL开始,递减或递增,其中递增的终点为97 dB nHL,刺激声的速率为21.1次/s,叠加次数为1 024次,带通滤波为2 000~4 000 Hz。对于婴儿的最小刺激声强进行检测,将其作为听性脑干反应的反应阈,根據反应阈的情况对婴儿的听力损失程度进行分级。

畸变产物耳声发射(DPOAE)检测:对婴儿进行畸变产物耳声发射检测使用的也是客观听觉测试平台系统进行检查,按照相关的流程对婴儿进行检查,其设定情况为两初始音频比f2/f1为1.22,该次检查的刺激声强度L1、刺激声强度L2和排斥声级分别设置为65 dB SPL,55 dB SPL和20 dB SPL。在该次检查中将本底噪声>6 dB SPL为畸变产物耳声发射的引出标准。其检查评定标准为在7个频率中有4个以上的频率引出了畸变产物耳声发射,则将其诊断为通过畸变产物耳声发射检测,这7个频率分别为500 Hz、1 000 Hz、2 000 Hz、3 000 Hz、4 000 Hz、6 000 Hz和8 000 Hz。

1.3  评价指标

听性脑干反应检测分级:根据婴儿的ABR检测结果对其听力损失程度进行分级,具体的情况为听力正常-ABR反应阈≤30 dB nHL;轻度损失-30 dB nHL80 dB nHL;

畸变产物耳声发射检测:对两组婴儿的畸变产物耳声发射检查结果进行整理分类,对两组的通过情况和为通过情况进行对比分析。

1.4  统计方法

采用SPSS 22.0统计学软件分析数据,等级资料采用[n(%)]表示,组间比较用秩和检验;计数资料采用[n(%)]表示,组间比较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婴儿的听性脑干反应(ARB)检测分级情况比较

通过对两组婴儿的临床资料进行整理分析,其结果为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在听性脑干反应(ABR)检测分级情况中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婴儿的畸变产物耳声发射(DPOAE)通过情况比较

通过对两组婴儿的临床检查资料进行整理分析,其对比结果为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的畸变产物耳声发射(DPOAE)通过率更低,未通过率更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人体的听觉在胎儿时期就已经开始形成,并且有着其独特的特点。健康的新生儿在出生后就有较为健全的听觉,但是有些婴儿由于各种原因会导致其听力出现损失,出现出生缺陷[5]。对新生儿进行耳声发射筛查可以将其中具有听力损失的婴儿筛选出来,再对其进行更加详细的检查,明确其病因,好对其进行精准有效的治疗,尽快让其恢复健康[6]。

听性脑干反应(ABR)是一种短潜伏期电位,在临床上主要是对人体的听力损失情况进行检查,再结合其他听力学检查结果可以帮助医生了解患者/患儿的听力损失情况[7]。主要是用于检查患者/患儿是否有耳蜗后病变,其应用较广的疾病有传音性耳聋、梅尼埃病、听神经瘤、诊断脑干病变等[8]。通过这种检查可以客观地将患者/患儿的听力反应阈检查出来,为患者/患儿疾病的诊断提供参考。该次研究的结果显示,中耳功能正常和异常的婴儿在听性脑干反应检查中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这表明中耳功能对听性脑干反应的影响不大,中耳功能异常不会影响听性脑干反应的反应阈值。

声发射是指一种从材料内部产生的一个瞬间态弹性波,而耳声发射是一种产生于耳蜗,经听骨链及鼓膜传导释放入外耳道的音频能量。通过相关的仪器可以对人体的耳声发射进行检查,通过对检查结果的整理分析可以对患者/患儿的耳部疾病和听力缺损情况进行诊断[9]。由于耳声发射的产生和检测需要依赖与耳蜗外毛细胞和中耳的传导结构,所以发生了这类病变的患者/患儿很难检测到耳声发射,比如传导性耳聋症。所以对患儿进行畸变产物耳声发射(DPOAE)检测可以对其耳蜗的耳声发射情况以及中耳的传导情况进行反映。该次研究的结果显示:观察组的畸变产物耳声发射检查通过率29.55%低于对照组65.91%,中耳功能正常的婴儿通过畸变产物耳声发射检查的占比更高(P<0.05)。这与蒋中莉等[4]的研究结果:高危组的复筛通过率及听力损失诊断通过率41.67%明显低于无高危组59.67%(P<0.05),基本一致。这说明中耳功能异常的婴儿,其中耳传导功能也出现异常,会对耳声发射的传导产生影响。

综上所述,对于OAE复筛未过婴儿进行相关检查可以发现其中耳功能和ABR检测结果没有明显关联,和DPOAE检测结果存在关系,可以为后续的应用分析提供参考。所以OAE复筛未过婴儿的中耳功能、ABR、DPOAE检测结果具有较好的应用性,可以为后续的治疗提供参考。

[参考文献]

[1]  周怡,刘海红,龙越, 等.听力筛查未通过婴儿的中耳功能与ABR、ASSR及DPOAE检测结果的相关性分析[J].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2019,27(2):144-147.

[2]  馬春霞.听性脑干反应(ABR)在新生儿及婴儿听力检测中的应用价值[J].心理医生,2018,24(4):84.

[3]  李天洁,梁建梅,王向东,等.23763例新生儿听力筛查联合耳聋基因检测在临床中的应用[J].河北医科大学学报,2017, 38(9):1054-1057.

[4]  蒋中莉,段炼,唐强, 等.未通过新生儿听力初筛婴幼儿361例听力结果分析[J].现代医药卫生,2018,34(10):1539-1540.

[5]  段丽艳.新生儿听力障碍的主要原因与听力筛查干预的重要性[J].中国保健营养,2019,17(17):333-334.

[6]  段传新,吴丹,张华.1268例听力筛查通过婴儿的随访结果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9,34(10):2281-2283.

[7]  杨燕燕,杨伟伟,郭明丽, 等.不同程度妊高征早产儿与非妊高征早产儿 听力筛查结果比较[J].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2019,27(3):323-325.

[8]  杨燕燕,杨伟伟,陈晶,等.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子痫前期对足月新生儿听力的影响[J].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2018,25(10):538-540.

[9]  杨燕燕,杨伟伟,陈晶, 等.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子痫前期病变程度对婴幼儿听力情况影响的对比研究[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9,35(2):221-225.

(收稿日期:2020-08-07)

猜你喜欢 应用性婴儿 独行者小小说月刊·下半月(2019年6期)2019-06-27浅谈如何提高汉语言文学专业应用性的问题新教育时代·教师版(2017年25期)2017-08-25关于加强高中化学教育生活性的分析与探究博览群书·教育(2017年2期)2017-05-16我想当婴儿创新作文(5-6年级)(2015年2期)2015-03-20“双师型”教师的人才特征分析职业技术教育(2014年19期)2014-11-27初中数学教学中的复习心得考试·教研版(2013年12期)2013-10-09婴儿喂养硬指标启蒙(0-3岁)(2012年2期)2012-03-26婴儿中耳炎与喂奶姿势为了孩子(孕0~3岁)(2001年3期)2001-06-13给婴儿制作补血粥祝您健康(1991年3期)1991-12-30
《OAE复筛未过婴儿的中耳功能、ABR、DPOAE检测结果的应用性分析.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文档为doc格式

一键复制全文 下载 投诉